最新地址 scrzdgg.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联系邮箱:avse775@gmail.com

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淫荡柔弱的小龙女

淫荡柔弱的小龙女


淫荡柔弱的小龙女:50. 为了赢得胜利,也许你不78. 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得不干一些自己不想干的事。淫荡柔弱的小龙女:[
  凝视着那美若天仙般圣洁、纯洁的面孔和不食人间烟火般的轻盈身躯,没有人不可能不产生某种凝视永恒的美或崇高的感觉,当知性不足以把握美的时候,理性可以去想象,信仰也可以让人免于禽兽、物化。

  但是,尹志平不是人,当他心中的邪念占了上风的时候,作为理性的人已经不复存在,他心中惟一的存在,最本己的存在,只有一个,那就是欲望!

  ……也许是命运如此安排,杨过已经被欧阳峰带走去练武功。本来武功高绝的小龙女被邪恶的「蛤蟆功」封住了穴道。

  所以,这是上天对我的恩赐——尹志平这么想。

  所以……他解开了圣女的衣衫,抚摸着那光滑、雪白的青春玉体,那修长的双腿、那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柔软双峰,以及那令人失去理智的桃源洞口。
  茵茵草地,小溪隐隐。

     ***    ***    ***    ***

  品味再三,仍未满足的他迫不及待地坐倒在松软的草地上,双腿分开,盘住小龙女的腰臀处,微一用力,身躯逼近小龙女张开的玉股间,顿时,早已昂扬勃发的粗大肉棒直直地顶在两瓣已经微微充血显得娇艳异常的花唇间隙中,蓄势待发。

  勉力忍住两瓣花唇轻吮着茎头带来的酥痒,他喘息着粗声道:「龙儿,无论你是否知道我是谁,我都要来了哦!」声音因为过度激动而显得有些含糊不清。
  小龙女此时早沉沦在无边的欲海中,无力自拔,理智已被焚身的欲火燃烧怠,根本就无从理会,整个身心都感觉到下体花房深处强烈的饥渴,濒临灭顶的欲潮一波波汹涌而至,意乱情迷中在心底下意识地回应着:「来了吗?快来……」
  但尹志平并不急,他只是握着他巨大的肉棒,用龟头在小龙女的两片娇艳如除开花蕾般的阴唇之间磨擦、碰撞、点触着,直到小龙女被他逗弄得上气不接下气,浑身颤抖、艳丽绝伦的脸上充满苦闷难耐的表情,嘴里也发出如泣如诉的一长串呻吟声时,尹志平才将他粗长的大阳具,对准小龙女的圣洁阴户,狠狠地插进去!

  「啊──!」

 $烈的痛苦和体内奔流的欲望竟然使得小龙女顿时冲开了欧阳峰封闭的穴道,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

  她心里明白,在尹志平(她还以为是杨过)的肉棒插进她秘穴的那一瞬间,尹志平已经不只是她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而且势必改变她的命运、震撼她的灵魂。

  因为尹志平的阳具实在太粗大,他刚才的猛烈一击,结果只是把他那硕大无朋的龟头,没入小龙女的阴道里而已,龟头以下的部份全都还露在外头。

  「啊!我……好痛,我……我不行了……」刚刚冲开穴道的小龙女身子还是较弱无力,那惊慌想逃的雪臀挣扎着想要躲开。

  破体而入的刹那,尹志平在脑海中嗡然一震,美梦成真,多少个春梦迷离、神思不属的日夜,刻骨的相思有了回报,此刻,朝思暮想的仙子终于要完全被自己占有了!

  他哪里肯住手?何况下身被桃源洞紧紧夹住的肉棒一阵阵传来令他无法抗拒的冲动,似乎催促着他进一步地插入小龙女神圣的玉体之中!

  眼如血丝,早已被情欲冲昏了头脑的尹志平对小龙女的辗转哀求置若罔闻,反而更进一步的深入,他双手搂住小龙女柔软纤细的腰肢不让她躲避,狂吼一声:「我来了——」下身疯狂地一挺!

  那硬硕而粗糙的大龟头硬生生地将小龙女的处女地无情地给剖割开来!
  「啊——」小龙女只觉得一根又粗又大、滚烫胜火的大肉棒生生地「插」入自己的下身,无法忍受的痛苦使她几乎昏了过去。

 ⊥在她快要昏过去的一瞬间,尹志平猛地抽出了肉棒。鲜血如落花般飞溅而出!

  原来,尹志平猛地插入小龙女的花径之后,一阵神魂颠倒,肉棒猛地一抖,几乎要喷薄而出。他可不想这么快就射在小龙女的花房里,猛吸一口气,生生忍住射精的冲动,「艰难」

  地将肉棒拔出(之所以说艰难是因为小龙女的阴户太紧了,对刚刚开苞的肉棒几乎有一种强大的吸力)。

  本将昏过去的小龙女因为肉棒突然退出体外,顿时清醒过来,但是莫名其妙地下身在痛楚之中尽然感到一阵「空虚」。

  但更加令她痛不欲生的是,这一下大力地插入,尽然震落了她蒙面的丝帕!
  「过儿,是你吗……」小龙女的话没有说完,突然心里一惊,继而一种难掩的痛苦袭上心头,因为,她看见的不是杨过的脸,而是一张陌生的,在她看来几乎是狰狞的邪恶的脸!

  「你——」小龙女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愤怒一指点出,她的「玉女心经」已经七八成火候,这一招「星坠银河」正是必杀挤之一。

  尹志平一下子惊呆了,因为他知道小龙女的武功比自己高出太多,这一根看起来弱软的玉葱般的手指点向的却是自己的「檀中」死穴!

  但是不知为什么,小龙女这快如闪电的一招到了他胸前突然一软,手指滑过他的胸膛,尽然柔弱无力。一指点出后小龙女娇躯一软,又软软倒在草地上。
  尹志平惊出一身冷汗,原来小龙女虽然一时冲开穴道,但欧阳峰点穴功夫怪异,她仓促间运力过猛真气竟然走岔!

  小龙女知道若不马上恢复,恐怕难逃这淫贼之手,但只觉全身软绵,连一丝气力也使不上来。

  「嘿嘿……真是老天助我!」从死神边缘走过来的尹志平索性也豁了出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何况是和自己敬如神女的偶像做爱。

  尹志平再次疯狂地扑了上去,将小龙女死死压在身下,一双大手在她的雪乳上揉捏抓压。

  小龙女一边无力地挣扎着,一面勉力凝聚心神,「只要一刻」,她暗想着,只要真气凝聚一刻,她就可以立刻杀了这个淫贼。所以虽然胸前被袭,但她不得不咬牙克制住自己身体里蠢蠢欲动的情欲。

  真气一滴一滴地聚集,小龙女甚至能够感觉到手指间那以往熟悉的「玉女心经」的逼人杀气!

  突然,胸前传来一阵让她难以忍受的酥痒和快感!她心念一动,真气顿时涣散!原来,尹志平突然一口含住了她那娇艳欲滴的乳头,一阵狂吮!小龙女守身如玉十余年,何时被人如此轻薄!顿时芳心大乱。

  但是,一股刻骨的仇恨掩盖了这股越来越强烈的快感,「我决不能让他再玷污我的身子!」

  小龙女以惊人的自制力,银牙紧咬,死死克制住那胸前一浪接一浪的情欲。生生地收回心智,要重新凝聚真气。

  尹志平在小龙女娇美的处女身躯上亲吻,揉捏,下身那根因为刚才的惊下软下去的肉棒重新振作起来,想起刚才那一下给小龙女开苞的销魂滋味,他再也忍受不住了,挺起上面还沾满处女鲜血的粗大肉棒,对准那令人销魂的桃花洞口,在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后直插进去!

  小龙女死死咬住自己的樱唇才没有发出痛苦的呻吟,因为这一下攻击让她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念头。屈辱和欲望如潮水般顿时将她淹没!

  「仙子!我来了……我来了……」

  尹志平分开小龙女修长、白皙的一双美腿,一下比一下更快速地抽插起来。随着每一次抽动,花蜜和丝丝落红都飞溅出来。

  小龙女那初经人事的花径犹如一块处女地被尹志平粗暴地开垦着,刚开始的时候尹志平只觉得下身那根肉棒每一次抽插都是艰涩异常,但他已经陷如疯狂状态,甚至连自己的肉棒因为摩擦过于剧烈而渗出点点血迹都没有察觉到。他已经进入到和小龙女欲仙欲死的交和之中,心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插」!

  一根巨大粗长、铁棒般的东西,在小龙女娇嫩的蜜穴中既有力又急切地一出一入,当它强力顶进时,小龙女便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似乎整个阴道都要被撑裂开来似的,而当它拔出去时,又好像她体内的一切都随它而出,心情立刻陷入一片空虚。

  小龙女何时曾经历过如此的奸淫,「我不行了……啊……」尽管练「玉女心经」有成,但小龙女终于抵受不住这疯狂的抽插,几乎陷入了昏迷状态。小龙女只觉得自己阴道内淫水奔腾、却也有着火灼般的略痛之感,她柳眉微蹙、纤腰轻摆,方才炽盛的羞耻感尽然在小龙女脑海中慢慢消退,代之而起的只有,情欲!
  鲜血和着淫水飞溅到两人的下身和草地上,「啪啪」的肉体大力碰撞声在寂静安详的夜里穿得老远。——如果杨过看到自己视之为仙女的圣洁「姑姑」被如此蹂躏,不知他会怎么想?

  随着尹志平的大力抽插,小龙女朦胧中觉得下身那剧烈的疼痛慢慢消退,一股无法抗拒的快感慢慢袭上来,她无意识地舔着樱唇,竟然轻轻地发出了娇喘呻吟!

  小龙女又是痛楚、又是快活,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好像要把她冲刷到另一个世界中,她口里发出一声声无意识的呻吟声,一切痛苦、耻辱、怨恨与羞惭都已从她脑海中离去,她只是任由自己含苞待放的玉体随着尹志平越来越激烈的本能地作出反应。

  尹志平每次的进入都为小龙女带来无边的快感,退出时那种空虚和饥渴的感觉也更加强烈;小龙女曼妙嫩白的身子不停蠕动着,红滟滟的脸蛋春情浓冽,似是幽怨又像难过的神色,小龙女更是忘我地舔着嘴唇呢喃道:「过儿,快……快点……」

  「我不是你的过儿!」尹志平「嘿嘿」淫笑着,想到能够奸淫杨过那小子的心上人,他下身的肉棒变得更粗更硬,有时一阵疯狂的抽插。

  「你是……谁啊……」小龙女片刻的清醒和羞耻感立刻被下身传来的巨大快感淹没,又陷入到无边的情欲之中。她圆润光滑的美臀由于兴奋而发出一阵阵魅惑的颤慄,胸前双峰也因不断起伏震荡而幻现出一波波皎白乳浪,带着汗水、闪闪动人。

  小龙女的阴户吞吐着巨大而粗砾的肉棒,不停溢出如涌泉般的淫液浪水,既热又烫;两片艳红的阴唇彷彿会呼吸似的收缩、开放,肉棒撞入淫液便被涨满溢出,随着阳具的抽插碰触,连股沟都沾满了闪烁发亮的淫水,湿了小龙女整个下身;而小龙女修长的双腿高举向天,口中持续发出娇柔的吟哦。

  尹志平干的兴起,把小龙女雪白的一双大腿架上他的肩头,然后用力前推,直到将小龙女娇美的身子压成对折的姿态,而小龙女高耸的双峰也被自己的膝盖压变了形。

  尹志平十指紧抓着小龙女凝脂般嫩滑细腻的腰肢,胯下巨棒居高临下,每次冲刺皆是力道十足、下下深入,将小龙女泥泞湿滑、紧凑无比的阴道一插到底!
  她狭窄的花径